黄山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 黄山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

首 页|维权动态|放心消费创建|组织·人物|理论研究|消保委公告|消费警示
屯溪区消保委黄山区消保委徽州区消保委歙县消保委休宁县消保委黟县消保委祁门县消保委黄山风景区消保委
当前位置:安徽315>江淮维权>黄山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组织·人物

3·15年度报告人物篇:消费维权知名人物(上)

2011-05-03   来源:中国消费网   浏览:4252

     行走在消费维权的道路上,他们不是看客,而是勇敢坚韧的实践者。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反映消费者的呼声,捍卫消费者的权益。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有力地证明,在一个彰显消费者权利的法治时代,每一个人都应该勇敢地站出来,与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现象和行为作斗争。

NO.1

蒋茂堂:捍卫打工子弟的教育公平

●事件回放:2009年12月16日,作为一名打工子弟学校校长的蒋茂堂获得了“全国优秀校长”的荣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他和247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校长共同领奖,获奖者大部分来自公立学校。但蒋茂堂对此并未感到兴奋,因为他的学校被再一次要求尽快搬离。

从教多年的蒋茂堂于2001年花光自己2.5万元的积蓄,创办了专门面向在京农民工子弟的北京新苑学校。他本人先后获得市级劳模、优秀教师、“全国优秀校长”、“爱心助学天使”等多项荣誉。在办校期间,他曾三次搬迁校址。2003年,他因校址太小被主管部门以“不适合办学”为由停止办学。3个月后,蒋茂堂又凑了5万元租了一个新校址,继续办学。半年后,蒋茂堂再次被逐。从学校离开时,蒋茂堂的身上只有1000块钱。随后,他找到了大兴区的一座二层小楼再次办学。2005年,蒋茂堂看到学校初具规模,为了让学校有更大的发展,他主动找地方花钱盖学校,并一直教学到2009年末。

根据相关规定,流动人口如果进入北京本地学校学习,要交一笔不菲的借读费。而在新苑学校,蒋茂堂总是仔细地了解学生的家庭情况。遇到困难学生,他都会减免学费。蒋茂堂办学至今,非但没有赚到钱,反而时常为债务所累。如今,蒋茂堂住的仍是库房,床铺仍是课桌,一件穿了6年的外套舍不得扔掉。蒋茂堂的办学经历和新苑学校的蓬勃发展,引起了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广泛关注。中国民族文化促进会、中国和平出版社、紫光·希望书库、宋庆龄基金会等捐赠了电脑、图书、玩具、棉被等物品。

●事件点评:为了让外地孩子享受与本地学生公平受教育的权利,蒋茂堂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心血。平等受教育是每个孩子的切身权益,蒋茂堂和他的打工子弟学校在今后注定会被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所关注,打工子弟受教育的权利定会在全社会的共同关注下得到有效维护。

NO.2

李强:揭开手机黄祸的“安全通道”

●事件回放:近期,我国整顿手机淫秽色情专项执法行动取得了明显的成效。这些成效的取得,有许多离不开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博士李强的贡献。2009年3月,李强在用手机上网时无意中打开一个手机网站,发现里面的图片和视频淫秽不堪。

为保护包括自己孩子在内的广大青少年免受手机黄祸的毒害,李强历时半年跟踪,写出三份报告,举报了100余个手机淫秽色情网站,揭开了手机色情网站背后的利益链条。

在一大批手机黄色网站遭到查处之际,李强又将矛头对准那些以技术问题为借口逃避责任的手机通讯运营商。李强以北京移动梦网为研究对象,向人们揭示了色情网站、移动增值业务商、广告联盟与通讯运营商是如何通过移动梦网这条“安全通道”谋取利益的秘密。“我自己测试用的3部手机共计505.71元的话费中,有441.21元被北京移动收取,占总支出的87.2%。”李强说,在手机扫黄中,被关闭的是WAP网站,被曝光和处罚的是SP,运营商毫发未伤。李强认为,运营商对于用户举报的色情网站,当时就可以进行拨测。如发现淫秽色情内容,随即就可以采用技术手段屏蔽该WAP网站的IP地址和域名,使淫秽色情内容无法传播,“所以这根本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利益问题。”

●事件点评:严打之下,尽管一大批传播色情内容的网站受到查处,却鲜有通讯运营商被惩罚的例子。拥有专业知识的李强通过详实的调查数据将手机黄祸背后的利益链条相继曝光。实际上运营商在手机制黄、贩黄及传黄的过程中向不法分子提供了一条安全通道。为寻求共同利益,一些企业往往置消费者切身利益于不顾,与非法分子联合起来坑害消费者。李强用他掌握的证据告诉这些企业,消费者并非人人可欺,谎言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规规矩矩做人,正正当当经商,才是立身处世之本。

NO.3

慕容雪村:冒险卧底举报传销组织

●事件回放:2009年1月26日,江西省上饶市公安局出动300余名警察,加上工商部门和民政部门共400余人,开展为期3天的“冬季行动”中的第一次集中行动,端掉了23个传销窝点,抓获人员157人。传销窝点的举报线索,来自网络作家慕容雪村。

慕容雪村曾写过畅销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被网友列为“网络四大写手”之一。2009年12月,慕容雪村假扮身价百万的广州老板潜入上饶市一家名为香港华鑫公司的传销窝点。通过26天的卧底调查,慕容雪村摸清了该窝点以高额回报为诱饵,以介绍生意、工作或招聘为由,通过亲属、朋友、同学等各种关系骗人加入并限制成员人身自由等情况。随后,慕容雪村以回家拉人头为由逃离了窝点。慕容雪村将自己掌握的情况以及传销骨干成员名单向警方举报。慕容雪村称,当时选择到传销窝点卧底是出于自身的好奇及为作品创作搜寻素材。考虑到危险性,慕容雪村在出发前写好了一封遗书。

在卧底过程中,他亲身体验了洗脑过程,多次与危险擦肩而过。谈及自己从传销窝点逃出的经过,慕容雪村表示,“在上饶到处都是该窝点的人,我逃走时都不敢乘坐火车和汽车。为了安全,不被盯梢,我花了700元钱,直接从上饶打出租车到南昌。”慕容雪村说,传销组织内底层的传销人员都是普通的农民、刚毕业的大学生及一些打工者,在与他们相处的近一个月时间内,他感觉到这些人的朴实和善良,“我觉得有义务、有必要将他们从窝点中解救出来。”

●事件点评:一提到传销,常人往往会联想到参与者六亲不认的疯狂举止。但通过亲身体验,慕容雪村发现受害者原本都是朴实善良的人,而正因这些人的朴实善良,才令他们最终遭受传销分子的蒙蔽。在卧底过程中,慕容雪村始终保持清醒,机智勇敢,配合执法机关将传销分子一网打尽。当今社会,我们需要更多像慕容雪村这样不畏艰险的正义之士,将社会上存在的一些黑暗陷阱大胆地予以揭露。

NO.4

程宏:质疑供暖服务为何不能自由选择

●事件回放:今年2月4日,北京市市政管委召开2010年工作会议。会议中明确规定北京市今年将扩大对新建居住小区的热计量收费试点,目前正在和住建委制定相关计划,届时主要通过楼栋计量、分户计量等方式积极推进小区的热计量收费。这一工作动态的披露,让4年间6次与供暖公司对簿公堂的程宏看到了一线胜利的曙光。

程宏是北京某研究所的职工,为了要求供暖公司停止给自家供暖,他自2006年起便开始了自己起诉、败诉、上诉的经历。2003年,因为自己的房子无人居住,程宏与供暖公司签署了住房报停采暖协议,并参照当时全国平均水平,缴纳原总采暖费的22%做停暖补偿后,供暖公司关闭了他家的供暖阀门。但在2005年,当程宏继续申请报停采暖时,供暖公司却拒绝了他的请求,理由是分户供暖控制技术上存在问题。原本可以停暖的供暖公司突然变卦引起了程宏的注意。经过调查,他发现供暖公司拒绝其停暖的根本原因是怕小区内其他住户效仿而导致供暖公司亏损。对此,程宏开始了漫长的诉讼路程。由于缺乏相关标准的支持,程宏一审、二审均告败诉。2009年1月,程宏又一次起诉供暖公司,主张撤销“霸王供热合同”。诉讼两次开庭,至今仍没有判决结果。在程宏诉讼期间,北京市供暖主管部门多次举行研讨座谈会,讨论是否应实行分户热计量供暖。

●事件点评:程宏曾对供暖公司说:“选择采暖还是不采暖都是我的权利,凭什么只要你提供了服务,不管我接不接受,都必须付钱呢?这不是强买强卖吗?”此前北京市对供暖管理的地方性法规中并未规定禁止强行供暖,而分户供暖又没有具体的收费标准。程宏说,他的维权并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是为推动国内不合理的供暖制度尽快改革。程宏的较真儿在震动供暖企业的同时,也推动了相关政策法规的尽快出台,相信不远的将来,在供暖行业,买卖自由公平的春天一定会很快到来。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