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 亳州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

首 页|消保委概况|维权动态|消费警示|理论研究|消保委公告|维权人物 |诚信单位展示
谯城区消保委涡阳县消保委蒙城县消保委利辛县消保委
当前位置:安徽315>江淮维权>亳州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维权动态

侵权信息发布:体验剪发却被用了近千元定型液

2018-01-04   来源:admin   作者:admin   浏览:85
   关于美容美发预付卡不退费的报道已经屡见不鲜,而消费者被强用高价定型液遭遇维权难的情况还并不多见。近日,中国消费者报接到北京工业大学学生张丽(化名)投诉称,自己在北京市朝阳区一个名为“爱秀美容美发国际直营连锁禧福汇店”理发时,被强行使用了号称988元的定型原液,又在该店工作人员引导下办理了1500元会员卡。张丽要求退卡时,被以“已接受服务”为由拒绝。

  接到投诉后,记者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并未查到该美发店任何信息。记者随后介入调查,双方最终达成协议,扣除260元剪发和定型费,退还卡中余额1240元。

  用体验卡剪发却被高消费

  爱秀美容美发国际直营连锁禧福汇店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开业前,张丽在该店工作人员劝说下花28元办理了一张体验卡。张丽告诉记者,按照店方宣传,该卡可剪发4次,或者代金300元。12月18日晚,张丽持该卡到店剪发。理发师为张丽洗完头后,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张丽,称剪完以后就是照片上的效果,只需定型,不用烫。

  在张丽看来,理发师的意思也就是剪完之后吹个造型,便接受了服务。“只要定个型就好。”理发师再次强调一遍后在张丽头上卷了几个发卷,助理便开始用吹风机吹。这时,理发师拿着一张价位表说:“需要选一个原液,988元和788元两种。”张丽再三表示不需要,但理发师没做过多解释直接让助理上988元的原液:“你听我的,我给你设计好。”

  张丽告诉记者,在自己再三拒绝下,理发师助理还是为自己上了近千元的原液。

  被劝说办了张1500元会员卡

  定型结束后,理发师告诉张丽,如果花1500元办张会员卡,本次只需支付会员价560元,且用之前张丽买的体验卡还可抵300元,会员卡上只需划去260元;如果不办卡的话则需支付原价988元,用体验卡抵扣后还需支付688元。张丽告诉记者,自己作为一个学生并没有那么多钱,只是因为之前买了28元体验卡才过来体验。在理发师一再劝说下,张丽拿出1500元生活费办了卡,卡内被扣除260元。

  张丽在大众点评网站该店评论区发现,自己的遭遇并不是个例。12月25日,张丽找到爱秀美容美发国际直营连锁禧福汇店要求退卡。该店员工坚称退卡需要扣除其已消费的1000元,最多只能退500元。张丽随后向本报反映了情况。

  接到投诉后,记者登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并未查到该店信息。面对记者采访时,该店工作人员表示相关证照“正在办理”。记者就此事与该店多次沟通。最终,该店负责人邓某与张丽达成和解协议:3天内退还1240元余额,扣除260元剪发定型费,但300元代金券作废,此外免费调整发型一次。张丽发现,按照这样的协议,相当于自己总共花费了560元(含300元代金券)。

  张丽告诉记者,如果不接受这个协议,自己可能损失更多,最终只能接受协议。

  专家指出:消费者有后悔权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这个案子已经不仅仅是预付款的问题了,更是强制消费的问题。“现在很多类似的理发店消费者都不敢进去,因为有的进去之后不被宰千八百都不让你出来。”朱巍说,这种做法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知情权和自由选择权。

  朱巍表示,遇到这种问题,还应考虑这些所谓的进口药水的价格是不是虚报,消费者被强制剪发或洗头后,有没有投诉和反悔的权利。“如果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知情权和被尊重的权利得不到维护,就只能任人宰割。”朱巍说。

  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芦云告诉《中国消费者报》记者,一些店家以低价或者赠品引诱消费者到店体验,其间向消费者推介产品甚至强制消费。芦云分析,这个现象在实践中分两种情况,第一种是经营者确实是为了让消费者体验其良好的服务,消费者消费与否有自己的选择权和决定权;第二种是经营者引诱消费者到店后进行搭售和强制消费。

  芦云提醒消费者,首先要防范以低价为诱饵的营销方式所隐藏的欺诈,办理预付卡务必向经营者核实时间、期限、双方权利义务和退卡情况;其次,消费者在进行预付费消费时应尽量做到小金额、短周期,否则风险性就会提高。此外,北京市多部门也发布过预付费消费相关指导,消费者可以根据官方文本签订协议。

  12月28日下午,记者获悉,张丽已拿到美发店退还的1240元。

向上